他常年在外打工,只有过年和农忙才回来,韩一亮和哥哥便由奶奶带大。

他变得越来越麻木,“浑浑噩噩,过一天是一天”。他没想过还有机会出去,他以为要困在这里过一辈子了。